反垄断法修改立法目的条款研究重要课题汇报会成功举行

来源:共票经济课堂 作者:秩名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10月2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市场监管法治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数字经济竞争法研究中心、竞争法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亚太法学研究院举办反垄断法修改立法目的条款研究重要课题汇报会,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
  10月2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市场监管法治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数字经济竞争法研究中心、竞争法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亚太法学研究院举办“反垄断法修改立法目的条款研究重要课题汇报会”,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原组长(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张穹、全国人大法工委经济法室原副主任宋燕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管司副司长等有关干部、最高人民法院、地方法院有关法官等数十人参加本次会议,与北京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日本一桥大学等高校学者及研究生,共议反垄断法修改中立法目的条款的若干重大问题。
 
  研究重要课题汇报会现场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执行所长杨东教授对本次汇报的课题情况进行了介绍。该课题受司法部委托,研究起因是认为反垄断法的修改,包括整个竞争法体系的构建,是全世界特别是中国面临的重大转折点。
 
  课题第一部分是反垄断法的相对抽象的理论观点。第二部分是就反垄断法立法目的条款内容做了经济学理论的历史梳理。第三部分研究了如何将创新真正融入到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条款中。
 
  反垄断法作为竞争法的核心,应有超越性的突破,应鼓励创新和技术变革,这样才符合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反垄断的技术性日益增强,以及对缺乏吸引力的抽象经济概念的使用,扩大了反垄断执法与企业关注之间的差距。
 
  随着非经济目的的出现,它对在其初期遏制经济力量的历史性担忧也随之而去。在过去,反垄断政策依赖于一种不完整、扭曲的竞争概念。采用了芝加哥学派关于自我修正市场的假设,即市场是由理性的、利己的市场参与者组成的。一些法院和执法者牺牲了重要的政治、社会和道德价值,以促进某些经济信念。然而,他们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反垄断问题,即创新。
 
  该课题提出了如何将反垄断的多重政策目的纳入法律框架,并描述了这种方法将如何提供更好的法律标准,并将重振反垄断的相关性。只有在重新考虑什么是竞争以及竞争法的目的之后,才能分析促进这些目的的法律标准和规则。因此,在反垄断法修订之际,需要重新考虑反垄断的目的。明确反垄断目的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日本反垄断法著作最多的学者——一桥大学名誉教授村上政博介绍了日本最新的独占禁止法的基本体系及救济体系,即目前日本适用的面向国际标准的竞争法。
 
  村上教授指出,当前日本竞争法的体系分为事后规制和事前规制,而事后规制又可分为共同行为规制和单独行为规制。
 
  事前规制的方法主要采用企业结合(合并、股份与资产取得)规制的方法。当前日本竞争法体系的形式要件为三根支柱:禁止私人垄断(单独行为限制)、禁止不正当的交易限制(共同行为限制)、企业合并限制;实质要件为实质上限制在一定交易领域的竞争(根据文义解释)、损害与该交易有关的市场所具有的竞争机能(根据判例法)。因为不公正的交易方法使自由竞争减少,同时综合判断市场占有率、市场支配力、具体的竞争限制效果、正当化事由、行为者的意图等。其行为类型包括:单独行为、共同行为、企业结合。
 

 
  在实际中,事后限制不公正的交易方法形式要件的脆弱性在于:单一违反行为同时属于几个禁止行为,立法失误在于同一行为类型的两个禁止行为不正当廉价销售和歧视价格可能同时出现、单独行为、共同行为应有的行为类型和现行禁止行为的偏差、过宽的禁止行为附有拘留条件的交易其他拒绝交易、太窄的禁止行为再销售价格的拘束排他条件付交易、不值行为类型的禁止行为对竞争者的交易妨碍。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与会专家认为,公平与创新都应作为反垄断的目的,但仅考虑这些恐怕还不够。
 
  就目前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和阶段来说,还要考虑生态平衡、环境保护,创新的成果不能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平衡。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理念,应在反垄断法里有所体现。即使不把它作为反垄断法第一条开宗明义的立法目的,在相关条款制度设计的时候也至少要有这个考量因素。
 
  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陈永伟认为,我国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条款承载了多元价值,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今天,将“创新”纳入立法目的具有重要意义,但需要考虑不同目的之间如何协调。立法目的修改是系统性工程,所以还需考虑后面具体的配套制度设计,例如对创新相关市场的界定与对市场力量的衡量等,这些是世界性难题,相信课题组能对此作出探索。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法学院教授韩伟认为,反垄断法保护创新有三条路径:第一条是将其纳入立法目的条款;第二条是形成一套新的竞争损害理论,健全所谓的创新竞争损害理论;第三条是将创新作为一项新的抗辩理由,从欧盟经验来看,将创新作为并购审查的抗辩理由其实很难成功。目前而言,将“创新”纳入立法目的很容易,但如何将竞争损害理论与抗辩理由落地全球尚无共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未来法治研究院数字经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孟雁北教授认为立法目的研究非常重要。第一,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应该是多元的,会涉及到竞争和创新的关系、创新和效率的关系、创新和消费者福利以及社会公共利益的关系等。创新和其他的立法目的出现冲突的时候,应以何者优先?将创新的这个目的融入立法非常重要,但是“创新”前面动词的选择可能还需要进一步探讨到底是应鼓励创新,激励创新,保护创新,还是促进创新等。第二,立法目的重要作用是对立法的引领,将创新纳入立法目的条款中对于后面的制度设计会有怎样的影响?这需要总则部分和具体制度之间有逻辑上的呼应性。不仅中国,欧美其实也有非常好的实践思考,创新这样一个反垄断法的立法目的,可能还有来自于域外的反垄断法实施经验的支撑。综上,针对立法目的进行基础理论的研究是非常有价值的。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网络交易监管司与会专家认为,创新维度与效率维度完全不一样,效率更多是一种单方面、片段化、短时期的;但创新是长期性、整体性、宏观性、持续性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高于竞争政策。创新是一个持续的动力和活力,而竞争某种意义上也是一个手段。目前对创新的法律保护主要包括知识产权法与竞争法。知识产权法是微观和具体的保护,竞争法则是一种宏观和系统的保护,但都是为了创新的发展,这是一体两面的思维。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召集人(原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张穹认为,我国《反垄断法》第1条所列举的现有立法目的都有存在必要性,“促进创新”可以加到“保护市场公平竞争”之后。之所以加入“促进创新”,一是因为信息时代创新对反垄断执法理念产生了很大影响,二是因为公平竞争与创新是密不可分的。不能抽象地去否定效率的提法和消费者利益的提法,原有的立法目的要进一步巩固。
 
  至此,本次会议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与会专家合影留念。
 
  据悉,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团队是国内最早研究互联网竞争问题的机构之一,组织研讨“3Q大战”,银联反垄断以及多项互联网行业经营者集中案件的讨论等,发表互联网行业市场支配地位问题研究、互联网行业竞争经典案例(2007-2017)评析等论文著作,担任全国人大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相关立法专家,承担和参与竞争执法机构的多项规章指引等课题研究,参与了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展望》数字经济报告的撰写等。今后将会持续关注和发布互联网、数据竞争等问题的研究成果。

声明:凡资讯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文章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立即与中国公平竞争网(www.zggpjz.com)联系,本网站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zggpjz@163.com

责任编辑:黄毅

上一篇:反垄断局通报山西5家混凝土企业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新闻 | 法治 | 经济 | 维权 | 评论 | 舆情 | 地方 | 信用 | 学术

战略合作单位:民主与法制网

公平竞争网法律顾问: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 唐 亮  电话:13187087321     唐 光 明  电话:18874721118

网站简介  版权声明  精英加盟  业务范围  广告服务

网站总部地址:北京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科创十四街99号 投稿邮箱:zggpjz@163.com

   备案号 湘ICP备19001651号-4

               

Copyright © 2017-2020 公平竞争网 版权所有     

   

  • 竞争法访谈

    /video/qiyefangtan/20190107/4847.html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浏览器过滤广